Archive

Archive for the ‘life’ Category

縫針

June 17, 2017 Leave a comment

一位教師媽媽帶著跌破頭的兒子來到急診室。

她明顯覺得 distressed, 她這個7歲的兒子整天愛亂跑亂爬,上個月才來把後腦勺上受的傷縫好,才剛復原,今天就因為騎scooter 騎太快而跌傷額頭。她自己在那裡鬱卒惋嘆說,不知道其他老師會怎麼看她,怎麼一個老師沒好好照顧自己的孩子。

其實額頭的傷口很小,需要縫合純粹因為傷口有gaping,但最多需要兩針就能縫好。為了安撫媽媽,我說:“其實這個年齡的小孩子好動很正常,沒什麼大問題的,而且傷口也很小,別太擔心”

媽媽還是在那裡哀哀叫,我只好調侃自己來安慰她說:“你看我額頭上的傷疤,5歲的時候一頭栽進大水溝,額頭這塊到現在還長不出頭髮,我媽還擔心我沒法正常長大,現在不還是長得好好的?”

結果這位沒禮貌的媽媽竟然哈哈大笑,而且是以一種 “怎麼會這麼笨”的笑法來笑。我心裡默默翻了一圈白眼。

到了縫合傷口的時候,小男孩的傷口上已經上了麻醉藥膏,不會覺得痛。但原本天使般笑臉的他一躺上procedure bed 就立馬變成了惡魔,咆哮般的尖叫簡直快把整棟大樓震倒,而且是 持。續。不。斷。 的尖叫。可憐的兩位護士得狠下心壓制瘋狂掙扎的他。當下真的有讓我想死一死的感覺。

好不容易把兩針縫完,他一下床馬上恢復 天使般的笑容 (翻白眼)。我覺得那床一定被下過蠱。當然還是得面帶微笑對著滿臉歉意的媽媽把該注意的事項交代清楚 (她應該有聽到那聲嘶力竭的叫聲)。然後在臨走前我對我老闆說 — 這是我有史以來縫得最痛苦最久的兩針。

Categories: life, Medicine, Rants, work

都是要到年尾才会想要写诗回忆吗?

December 28, 2016 Leave a comment

都忘了自己荒废这里多久了。

曾经爱写、爱reflect 爱分享的那份热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昨天才刚在emo,感叹自己2016年到底干了什么。身边的人好像不是功成名就,不然就是出双入对。然后不知道多少对佳人结婚去了。(关我屁事)

不管是荷尔蒙的问题还是到了年底就要郁闷一下,总之就是被自己困在自己的死胡同里。感叹自己还是孑然一身 (都没去找怎么会有伴?)  感叹自己还没有publication (这不就要submit abstract 了吗?)  感叹还没进到Residency programme (这急不来的,加上今年卫生部大大删减trainee number,急也没有用啊)

所以啊,都是有答案的emo, 好好减肥吧!

不过就只过了一天,惊喜就悄悄来到。

下午在special care nursery 里review babies 的时候,同时忽然说外找,有病人家属找我。带着一头雾水走过来,迎接我的竟是 — 让我觉得这一年的复出都是值得的惊喜。

 

image1

Super fighter baby at her 6th month corrected age!!!

可惜照片上她玩的正起劲,看不清她可爱的脸庞。

她,无疑是我心目中最坚强的斗士之一。身为早产儿的她23周就出生,只有560克重。又很不幸的遭遇两次MSSA bacterimia, 有一段时间体重一直卡在600克上不去。我们一度以为没法让她继续成长了。但也许是她乐观感恩的父母的祈祷感动了老天,加上她天生斗士般的性格,她奇迹般的活过来又继续成长了。早产儿中,如果早于25周出世,健康出院的几率其实并不高。但她做到了。无需任何呼吸辅助器,又可以正常吸奶,这真的是奇迹。

我很感恩有机会在宝宝最病危的两个月连续都在初生婴儿加护病房值班,为宝宝的成长作出微不足道的付出,也给一度绝望的父母一点安慰一点希望。今天,她母亲特意在复诊的日子会来找我,让我看看宝宝拍拍照,就已经是对我这一年来的努力和付出的最大肯定与满足。谢谢你们,给了我肯定自己的希望。谢谢你们,一直相信自己的宝宝,给了她希望,也给了我们希望。

Now I know, this is why I love my job. Thank you

Biggest satisfaction of the year

Categories: life, Sharing, work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