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客

其實從來就不求病人/家屬或家長在病人出院時、或康復時對我們表達感激之情。

一致認為給予治療、建議、安慰是我們身為醫務人員的職責。

不過在新工作的這幾年,我覺得這個社會變了。

當然懂得感的人還是有的,但遇到看到更多的是對醫務人員、醫療體系的霸凌。

之前碰到太多例子都忘了記下來,現在來說說今天碰到的事。。。

中午剛吃了午餐想難得地小休片刻,卻馬上就接到丹尼爾老闆的電話,說從六樓某病房有個病人要轉來我們的病房,意思是upgrade病房到最高等的。重點是個投訴個案,所以挺棘手的,需要我幫忙做sedation for I&D。

根據病歷紀錄,看起來並沒有醫療疏失的地方。病人入院觀察,同時發現手指有點小腫,值班醫師初步診斷不需要做任何額外的檢查,可以先觀察。然後隔天團隊先以口服抗生素治療(因為病人本身非常穩定,沒有感染的跡象),但後來持續沒有好轉,所以才換以靜脈注射的抗生素治療,並refer骨科專科醫師。骨科醫師看了也認為這樣的治療恰當,沒有必要一開始就以宰牛刀來切菜。但父母不滿為什麼沒有一開始就以靜脈注射抗生素,搞到後來需要I&D + nail avulsion,並卻恫言要投訴並把這件事搬到社交媒體去大肆宣傳。

到最後他們跑到別的醫院去了。

真的很無言。

更慘的是,很多這樣的情況下醫院都會為了安撫家屬而妥協,no matter what circumstances. 這樣不分青紅皂白的處理,那以後我們該怎麼正確地做出判斷?

是不是都應該以“只要不被投訴”,“家屬的任何合理或不合理的要求都滿足”等前提來做任何選擇治療方案?

不了解。。。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crap, Random Thoughts, Rants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