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ne 17, 2017

縫針

June 17, 2017 Leave a comment

一位教師媽媽帶著跌破頭的兒子來到急診室。

她明顯覺得 distressed, 她這個7歲的兒子整天愛亂跑亂爬,上個月才來把後腦勺上受的傷縫好,才剛復原,今天就因為騎scooter 騎太快而跌傷額頭。她自己在那裡鬱卒惋嘆說,不知道其他老師會怎麼看她,怎麼一個老師沒好好照顧自己的孩子。

其實額頭的傷口很小,需要縫合純粹因為傷口有gaping,但最多需要兩針就能縫好。為了安撫媽媽,我說:“其實這個年齡的小孩子好動很正常,沒什麼大問題的,而且傷口也很小,別太擔心”

媽媽還是在那裡哀哀叫,我只好調侃自己來安慰她說:“你看我額頭上的傷疤,5歲的時候一頭栽進大水溝,額頭這塊到現在還長不出頭髮,我媽還擔心我沒法正常長大,現在不還是長得好好的?”

結果這位沒禮貌的媽媽竟然哈哈大笑,而且是以一種 “怎麼會這麼笨”的笑法來笑。我心裡默默翻了一圈白眼。

到了縫合傷口的時候,小男孩的傷口上已經上了麻醉藥膏,不會覺得痛。但原本天使般笑臉的他一躺上procedure bed 就立馬變成了惡魔,咆哮般的尖叫簡直快把整棟大樓震倒,而且是 持。續。不。斷。 的尖叫。可憐的兩位護士得狠下心壓制瘋狂掙扎的他。當下真的有讓我想死一死的感覺。

好不容易把兩針縫完,他一下床馬上恢復 天使般的笑容 (翻白眼)。我覺得那床一定被下過蠱。當然還是得面帶微笑對著滿臉歉意的媽媽把該注意的事項交代清楚 (她應該有聽到那聲嘶力竭的叫聲)。然後在臨走前我對我老闆說 — 這是我有史以來縫得最痛苦最久的兩針。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life, Medicine, Rants, work
%d bloggers like this: